TXT小說區

在学生会里干女友




在学生会里干女友

字数:4807


因为大考就要来临,我们学生会的干部都不约而同地要到学生会办公室温书。我们的学生会是一栋两层的苏式小楼,这里不用提前去占座位,又没人打扰。
这天晚上,我和女友秦雪也像往常一样到我的副主席办公室去。各办公室都坐了不少人。主席、副主席办公室都在二楼,上了二楼,我就径往前开门去了。
忽然,「哇!我从没看过小灵这么柔顺的样子。」秦雪伸头偷看着楼道另一边已经拉下窗帘的主席办公室惊诧的说。我轻轻跑过去,呵呵,窗帘缝里惊奇地看见主席和他怀里的女友刘小灵,他们俩正在亲密地拥吻着。刘小灵正好是秦雪的同班同学、好朋友。

我把手伸过来捂住秦雪的大眼。「雪儿,别偷看别人亲热,如果想看,我们回家对着镜子做几遍,让你好好看个够。」我顺手夹住她往后走。

我成功地把她拖进我的副主席办公室里,并顺手锁上门、拉下窗帘。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那,你不能吵我喔!我要专心看书。」秦雪到右侧坐下,拿出书本准备读书。我在她身边坐下,拿出一叠书,跷起二郎腿,像在看无关紧要的报纸似的阅读起来,虽然模样轻松,但眼神却是专注的。

我安静地阅读,不干扰身边埋头苦干的人儿。秦雪有我在旁,比较难以专心,不过在我无声地陪伴中,她也渐渐融入了书本里。虽然她不是天才型学生,可也是用功乖巧,成绩一向名列前茅。

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听见隐隐约约的呻吟声,好像是从主席办公室那边传来的。操,也太不注意了。我放下书本,站起来伸个懒腰,再仔细听听,没错。
我看了看很投入的秦雪。她怎么不快点读完来陪我呢?唉!我还是安分一点,不要吵她好了。

才这么想,她的声音就响起,「你可不可以帮我看一下?这题好难喔!」她轻皱着眉,转头向我求救。

「没问题,我正等着为你服务呢!」我开心自己又有事可做了,我站到她身后,一手撑在书桌上,俯低身子将脸靠在她肩膀,看了下题目就拿起她手中的笔,边解释边在计算纸上写下一堆公式及算式。

「你好厉害喔!」在我的指导下,很快就融会贯通的秦雪,欣喜地发出赞叹声。「一个题目一个吻。雪儿,亲一下吧!」不放过任何轻薄的机会,我贼贼地提出索求。

「好吧!」开心的秦雪,大方亲了我的脸颊一下,「这样可以了吧!」她还没做完题目呢!「这个哪叫吻,我要的是法式舌吻。」我一副她不吻,就不罢休的样子。

「人家还要读书呢!」她很清楚,一吻了我。我一定不会停下来的。「不管,我要你吻我。」我将脸逼得紧紧的,让她躲不开。

「好嘛!只能一个吻喔!」她无奈地答应。早知道就不问我了,真是色不改!我得逞地笑开了嘴,坐到椅子上面向秦雪,膝盖碰触着她的大腿。

秦雪抱住我的颈项,仰头含住我感的嘴,之后又伸舌舔过,我就快速地伸手压住她的后脑勺,吻上那开启的红唇,蛮横地伸进甜蜜的小口,与她的舌头热烈纠缠,分享彼此的津液。

滑溜的舌头等不及与丁香舌交缠,激烈地品尝着她甜美的蜜津。我用力地将柔美身子压进自己的胸膛,感受到她的丰满摩擦着我的胸肌,这感觉是那么美好。我的吻因而越来越狂野,舌头也吻遍她芬芳小嘴的内部。

秦雪气喘吁吁地任我索吻,我的吻让她情不自禁地轻颤,甚至想得到更多,她敏感的乳尖已经疼痛地坚硬凸起,随着我在背部使劲的爱抚揉压,蓓蕾也履次隔着衣服摩擦着我的胸膛。

趁她迷离的时候,我拉出她的衬衫,手从下角伸进衣内,解开那前扣式的胸罩,用手罩住丰满乳房,要挤出奶似的使力挤捏着。

「啊……」她忍不住娇吟出声。秦雪迷茫地攀住我的颈背,仰起头张大口任我热吻。她无法思考,连被我抱到腿上跨坐着也不知道。

她还想做最后的挣扎,引得我低头用力吸住她的乳尖。我像是饥肠辘辘的婴儿,对着她扮嫩的乳尖又啃又咬,惹得她全身无力,只能任我恣意玩弄。「嗯–啊」

我先是伸舌舔弄她的,接着再轻刺稚嫩的乳尖,而我邪恶的大手则用力地揉捏着另一边乳房,很快的,秦雪的被我刺激得凸起,像颗小红莓一样诱人采撷。

我看着她丰乳的美丽变化,觉得自己的下体也开始难耐地坚硬起来。我往上吻住还留有淡淡吻痕的颈项,用力吸吮着自己留下的,一个又一个的爱痕。秦雪觉得全身开始酥麻,面对我这样的挑逗,就算是圣女也得投降了。

我察觉了她的反应,放开夹住她的手,引导她软绵的柔荑环住我的颈项,然后用双手捧起她沉重的丰乳,使力地挤弄揉捏。双乳开始肿胀,乳尖硬得像小石子,她被我疯狂的力道弄得疼痛又舒服,不断发出暧昧呻吟声。「啊……啊……」
秦雪仰起头轻喘,弓起身子将乳尖更挺进我灼热的口中,被欲火摺磨的下身,也难耐地磨蹭着我的大腿。

我手指轻轻分开两片花唇,沾取了满指的爱液,利用湿滑的液体在她的私处画圈,引得她双腿发较快站不住。

我伸手扯破她的内裤,我故意把我的勃起下体,我的龟头,在她的臀沟的下面,往上翘,坚硬的龟头,在一下一下的往上挑动她的花心。

「你已经湿透了,我的小宝贝。」我满足地在花瓣上探捏着。「放开……你不能这样。」秦雪害怕我毫不控制的欲念,她觉得自己好像快被我吃下去了。
我不想让肿大的坚挺忍耐,拨开湿润的花唇,挺身将勃起的欲火插进紧窄的私处,抱着她的身子 地律动起来。

「啊–」即使已欢爱过数次,稚嫩的她还是承受不了突然的刺入,何况我每次都像蛮牛似的猛力冲撞,止她细嫩的小穴,可怜地接受我巨大下体无情的冲撞。雪儿咬住下唇,感受那痛楚与快感。

她的娇躯不停的颤抖着,抽慉着,一阵舒服的快感,传遍全身,使她小腿乱伸,玉臀晃动,双手像蛇一样紧紧缠着我。

她整个人酥软地靠在我身上,觉得自己下面随着我的抽动,而不停分泌出她熟悉的液体,是那么湿热。

青春洋溢的女孩的骄傲的臀部,把我的下体夹在她的两片嫩肉之间,龟头在不停的冲刺,不停的冲击她的细嫩的小穴,她的阴道已经非常湿润,从她的不是很强烈的挣扎当中,我能读到她的快感,在这样紧密的结合的情况下,在我的下体紧紧的被她的小穴夹着,被她的两片嫩肉裹的情况下。

看着佳人闭月羞花的小脸,粉嫩的小嘴也微启地发出诱人娇吟,我像是被欲火照射般红光满面。我加快速度抽插,刺得更深、更用力,想要让她攀上更高的喜悦。

我们两个就这样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我的下面不断的摩擦她的小穴,浑身发热,一种接近酥麻的感觉一直从我的身体的中部向四周扩散,一波一波不停,我还要不停的享受,她的小穴,给我的阴茎带来的挤压,带来的嫩肉被我摩擦的快乐。

「嗯–啊–停,我不要了!」秦雪觉得自己快要融化了,敏感的花瓣因我每次有力的摩擦而充血疼痛着,她承受不了太多 而皱起眉头,就快要达到最高点了。

「啊!好美呀!」她大叫一声,扭动着粉臀来迎合,前后左右的旋转摆动,我的大龟头每次都撞到她的花心,这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只撞得她猛喘大气,全身颤抖,舒服得她连眼泪都流出来了,猛吞口水。

我一手勒住她的腰,让她配合着快速的节奏,一手则伸到我们的交合处,灵活地按压她的敏感点,让那儿分泌出更多润滑剂。快感一如以往,迅速取代了被贯穿的扯痛,她陶醉地上下律动身子,让下身那美妙的盈满带给她节奏的快感。甜滋滋的呼喘气息,充满了小小的副主席办公室。

我在柔美的娇躯落到底时,又不满足地用力往上顶去,让花径敏感地收缩战栗。「啊–……饶了我吧!我不行了!」承受不了我狂猛的需求,她的下体已开始强烈收缩。

「再一会儿,你可以的……」在不断收缩的花径是加强速度进出,我用力地插入紧窒的甬道后,再在紧缩的花径里旋转着,摩擦花壁上不同的敏感点,然后快速抽出。

我没停止,缓缓地把下体往外抽出,再慢慢的插入,抽出,插入……每次都碰触着她的花心深处,使她是又哼又哈的呻吟着,她本能的抬高粉臀,把花心往上挺!上挺!更上挺!我是愈抽愈快、愈插愈深,只感到她的花心是又暖又紧,蜜液不停的往外直流,花心在一张一合地猛夹着大龟头,直夹得我舒畅无比,整个人像是一座火山似的要爆发了。她樱唇微张,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如丝,姣美的粉脸上,呈现出满足的快乐表情来,淫声浪语的叫。

就这样持续多次的插入、旋转、抽离,让秦雪的私处涌出大量蜜液,弄湿了我的大腿和及她的臀瓣,也将秦雪推上了高潮。

「啊!」她的私处开始强劲痉挛,她再也受不了地尖叫出声,倒进我的怀抱。我做着最后冲刺,加大律动的弧度,每次挺进都直冲她的最深处。

我此时也快要达到高峰,下体已胀硬得发痛,非得一泄为快,于是拚命的一阵狠抽猛插,整个人像要爆炸似的。她的小花心,像婴儿吃奶的小嘴似地,猛张猛合的舐吮着我的大龟头!吮吸得我欲仙欲死,舒畅无比,我怎甘心示弱,用大龟头在肉洞内猛捣猛搅。

「嗯–」巨大的坚硬,满满地塞住狭窄的信道,深深地抵住甬道的尽头,又狠又快地摩擦充血的花唇,那无止境的冲刺让她受不了,全身痉挛达到最高点,软弱地趴在我肩上,任我继续抓着她的腰律动。秦雪的甬道激烈收缩,双手紧紧抱住我的脖子,全身开始痉挛,随即她再也受不了,尖叫一声。

我被累积的快感刺激得加快动作,继续粗暴地进出那收缩的小穴,毫不留情地抽插着,尽兴发泄着欲望。在几次强劲的冲刺后,终于,血气方刚的我,在顶上她的最深处,在花径尽头颤抖地喷射出 的种子,喷洒出烫人的精液……瘫软的秦雪睁开如痴如醉的媚眼,用手指搓了搓我的胸肌。「天,你又忘了戴套了啦!」她知道我随身带了很多保险套以备不时之需,但我总是一兴奋起来就忘了,特别是在越危险的场所,越容易忘记。

「这都怪你太迷人了,害我迫不及待想进入,根本就忘了,下一次我会记得的。」「你每次都这样说,结果还不是忘了。」她微微激起甜蜜的丰唇,怀疑我根本就是不喜欢戴套子,害她都要再做一些防范。

「那你下次不要在外面勾引我,让我等不及回家就欲火焚身了。」在我眼里,秦雪每个小动作都可爱动人,让我的自制力完全瓦解,满心只想就地占有她。
「人家哪有勾引你?我很乖地在念书!」「还说没有,你现在不就嘟嘴暗示我吻你吗?」我盯着那感的红唇,开开合合地嘟哝着,觉得一股热流又慢慢注入鼠蹊部了。这个诱人犯罪的小妖精!

「你乱讲,这是代表不满,才不是勾引呢!」她娇斥我的歪理,小嘴不禁嘟得更高,但见我不响应她,只是一味盯着她看,她忍不住搓了搓我结实的胸肌,让我转移视线看向她的脸。

「雪儿,我们再做一次好不好?」我嗓音低沉诱拐着秦雪,她对我真的有致命吸引力。我爱极了她柔顺善良爱撒娇的个,也爱她在欢爱时甜蜜的娇喘呻吟声,还有她精致美丽的小脸和她雪白滑嫩的曼妙身子。

「不要啦!我们在这里不可以这样。」秦雪往后躲开我逼向她的脸,却被我的手牢牢抓住腰,动弹不得,只能转头避开我的嘴。

就在我咬住秦雪的耳垂,厮磨挑逗着时,一阵的敲门声轰然响起。秦雪做贼心虚,被吓了好大一跳。是不是有人发现我们在乱来了?

「有人敲门,怎么办?」她慌张地看向我。「没事的,你先穿好衣服吧!」我拉她一起站起来,帮她扣上胸罩并整齐衣服。

「我的小裤裤呢?」她觉得下身凉凉的,四处看了看。啊!可怜的内裤悲惨地躺在地板上,结束了它短暂生命。

「你又把人家的内裤撕破了。」秦雪羞怒地瞪了我一眼。我也整理好我的衣着了,看着小人儿为了内裤生着气,我一个伸手揽住她,吻上滔滔不绝的小嘴。
「下次记得多放一条内裤在书包里。」我盯着靠在我怀里喘气的人儿。「人家早就带了,你看你有多坏。」自从跟我做了第一次之后,她小裤裤的存活率大幅降低,而添购量则大幅提高。

「雪儿你真是设想周到啊!那我以后也不用顾虑太多了。」「哼!」她脸红,娇哼了我一声。叩门声再次响起。

秦雪赶紧拿出内裤,遮遮掩掩地穿上。等她穿好后,我开了门,我们一眼就看到贼笑的刘小灵和满脸斯文的主席。

「喂!你们在做什么坏事啊?怎么那么久才来开门,是不是满地找衣服啊?」刘小灵消遣着说。

秦雪难为情地羞红脸,站在桌边不好意思走到门口。灵机一动,我说:「我们刚刚听到好像有人叫救命,正想出去看看呢。」「对呀对呀,我们正准备去救命哪。」

这招还真行,倒将了刘小灵一军。轮到刘小灵不好意思说话了。因为有一次我们一起野营,就是刘小灵的经典叫床「救命」声让我们撞见了他们的野战。
「管他谁要救命,我们夜宵去。」主席发话,大家呵呵一乐,心照不宣地拥着自己的爱人夜宵去了。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