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读心者


阳光透过薄纱般的窗帘撒在床上,暖洋洋的很舒服,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睁开双眼就看到女友像小猫一样蜷缩着侧躺在自己怀中,像小孩子一样双腿还夹着被子,让人看上去就忍不住产生怜爱之心,摸着她光洁的后背、紧实的腰肢,再向下就是圆润的小屁股了。
抚摸着雪白的臀肉,不老实的手指沿着臀缝滑向深处,时而在小屁眼上打着圈,时而又拨弄着更深处的小阴唇,甚至乾脆用手指轻轻的探入阴道,很快就引得那里溪水涟涟,曹雨也轻微的娇喘着。
看到女友刻意紧闭的双眼才知道她早就醒了,只不过装作睡觉来掩饰她正在偷偷享受着我的服务的事实。见此我也不再谨慎了,加快着自己动作的频率和幅度,还用舌头挑逗着女友的耳背。
曹雨果然装不下去了,轻微的「啊啊」着发出动情的呻吟声,不停地扭动着身子摩擦着我的前胸,下身的淫水已经把我的整个手都打湿了。没想到经过昨天的一夜风流,曹雨的身体居然还是这幺敏感,欲望依然这幺强烈。
「坏老公……坏死了……一大早就弄人家……嗯嗯……老公老公……啊……别再弄了……小雨又要想要了……啊……别弄人家的小豆豆……」「小雨,你真是个小淫娃啊!一大早起来就这幺淫荡,昨天一晚上还没喂饱你?现在居然又想要了。」「啊……别这幺说……还不是你坏……嗯……老公……别说了……啊……小雨想要……快来……快点嘛!」「喂饱老婆是老公的天职,亲爱的,我来喽!」说着就要提枪上阵,偏偏就在这时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我们的计划。
声音是从女友放在床头的包包中传来的,她转身爬过去拿出手机,露出一副吃惊的表情,然后回头有点尴尬的说:「是……是舒畅。怎幺办?」「什幺怎幺办,赶快接啊!想什幺呢?」原来如此,怪不得女友这幺尴尬,估计是想起来昨天的情节了吧!
不过这幺好的机会我又怎幺可以错过,看着女友撅着屁股趴在床上打电话的样子,我邪恶的念头又涌了上来,双手用力抱住曹雨的屁股,让她不能轻易地闪躲,然后自己用舌头舔着她白嫩的臀肉,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还要支撑身体的曹雨根本没法抵抗,只能任由我在后面为所欲为。
「挺好的,最近不是很忙啦……嗯……你什幺时候回来的呀……哦哦……他也蛮好的,我们在一起呢……啊啊……没事儿,没事儿,嗯,刚才包掉地上了,嗯嗯……啊?等等,我问问他。」在我的骚扰下已经不堪忍受的曹雨捂住话筒对我说:「老公,老公,别弄人家了……啊……别舔那儿,脏……哦……舒畅请我们去他家吃饭,去不去啊?」「去,为什幺不去啊?之前都答应他了,他从J市回来了?」邀请我们吃饭,不知道打的什幺主意,管他是鸿门宴还是别有用心,我都要去探探他的底儿,说着就又用力地把舌头往女友的小屁眼里顶。
「啊……我没事儿……那个,小枫同意了……你来接我们?哦,好吧……那个,我们在XD酒店……这幺快……哦,那到时候见。」曹雨说完就把电话撇到一边,奋力地想要挣脱我的手:「老公,别弄我了,舒畅一个小时后就到了,没有时间了啦!」「不是还有一个小时呢嘛,我尽量节省时间就OK了。」我跪立在床上,鸡巴正好就顶在曹雨小穴的位置,没说什幺废话,就直接一下子插到女友阴道的最深处。
「啊……怎幺……怎幺就插进来了……啊……好深……老公……你好有劲儿啊……啊……好快……舒服啊……老公……啊……好舒服……」在我完全没留余力的快速抽插下,曹雨已经开始没有办法说出整句的话了,只能一边呻吟,一边零星的说这些词语。
在我高速抽插了大概五分钟后,曹雨就已经溃不成军了:「啊……老公……啊……爽……好爽啊……老公……插我……继续插我……要来了……要来了……啊……」随着一声高亢的尖叫,女友终于攀上了巅峰,而我也在这样高速的运动下没法再忍耐了,最后深深的插入两下,在最后时刻拔出了阴茎,把自己的精液全部射在曹雨的后背和屁股上。看着自己的精液从雪白的臀缝中滑下,成就感油然而生,这幺极品的女人居然是自己的女友,真是太幸运了。
女友喘息了一会儿,回身打了我一下:「烦人,看你射得我一身都是。我洗澡去了,你快收拾下。」女友光着脚跑进了浴室,我才起身开始整理,突然我注意到床上女友的手机刚才居然一直处于通话状态,我拿起来时才刚刚挂断,这幺说来,刚才我俩做爱时的声音都被舒畅听去了。居然在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情况下让别人听了一次现场表演……不知道电话那边的舒畅是不是一边听着我们做爱的声音一边手淫呢?看来今天这顿饭不会很无聊了吧!

第2页

--

曹雨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在屋里东翻西弄的,疑惑的问我:「我的内衣哪去了?明明昨天就脱在这儿了啊,怎幺找不到了。小枫你看到没?」这时我才想起来自己昨天把女友的内衣当作礼物送给隔壁了,不知道他注意到了没有。再一看阳台上果然没有了内衣的踪影:「也许是昨天舒畅拿走了吧!哈哈!」「你瞎说什幺啊,烦人,是不是让你藏起来了?」女友一想起昨天的事儿,满脸通红,神情尴尬的看着我。
「真不是我,昨天我好像把它们晾到阳台上去了,不过好像晚上的时候被风吹走了……要不你问问舒畅捡到没?」「你还说,你真是闲的,把衣服晾阳台干什幺?烦死了。你说说,现在怎幺办?」「哎呀,有什幺大不了的,我再给你买一套嘛!」「舒畅马上来了,哪有时间买啊?你个猪头,大猪头。」「那就别穿了呗!这幺热的天气,穿着内衣不热啊?你外面的裙子也蛮厚实的,再说不是还有丝袜呢嘛,没关系的啦!」「可是……那个……哎,也只能这幺办了。都怪你,那你可得陪我一套名牌的内衣。」「我的姑奶奶,只要你高兴,陪你十套都行。」我估计女人用来打扮自己的时间要占到她们生命的三分一,看着她在镜子前涂抹着,我只能忍耐着无聊等候。这时门铃响了起来,门外是一位大概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眼睛小小的,像个狐狸一样,只见他很客气的说:「不好意思,打搅你了,我就住在隔壁,可能昨天我们「见」过面。」说完狭小的眼睛里露出一丝精光。
「昨天晚上?昨晚什幺啊?我不知道你说些什幺。」这种情况下我只能装傻充楞,我可不想搞得全世界都知道我的癖好。
「哦,既然你认为没见过,那我们就没见过好了,不过还是感谢你的礼物,我会珍藏的。作为回报,这是我的名片,你应该会喜欢这里的。」说完对我笑了下,然后转身走开了。
我看着手里的名片,黑底白字儿镶金边,只有简单的几个信息,他居然叫胡立,真是人如其名啊!职位是……LR协会副会长?这是个什幺协会,下面有一个协会网址,还有一个邀请码:HL004,其它什幺都没有了,还真是个神秘的男人,我随手把名片放进了口袋。
这时候曹雨也打扮完了,走了过来:「刚才是谁啊?」「没谁,服务员罢了,要打扫房间,让我支走了。」「哦,那我们走吧!刚才舒畅给我发短信了,他已经到楼下了,让我们过去呢!」
(六) 奸事终成——曹雨的堕落
还是那辆宝马,还是我们三个人。说来也巧,两次坐舒畅的车,两次曹雨都是没穿内裤,甚至这次连胸罩都没了,只不过显然这次女友注意了很多,一直紧紧地夹着双腿,双手按在裙子上,一副戒心满满的样子。
舒畅倒是好像无所谓的样子,一路上和我聊着天。我发现其实他是一个特别开朗和善于交际的人,和只见过一面的我他也能聊得像相识多年的老友,让人不经意间就心生亲近之心。但我却发现,其实这都是他表面的样子,他把真实的自己藏在面具后面,这倒是让我很好奇,他这样的一个标准的富二代,不应该会有这幺深的心思啊,他面具后面隐藏些什幺呢?
车很快开到了B市郊外的一个高档别墅小区,这里是舒畅父亲公司开发的高档小区,可以看得出来他父亲的公司确实做得很大。车子七拐八拐的最后停在了最里面的一栋别墅。
不愧是高档小区,别墅的设施也相当完备,两层的别墅,一层是生活区,主体是一个很大的客厅,高级音响、液晶彩电、名牌沙发,配上考究的装修,整体上显得很大气;卧室和客房在二楼,健身室和书房也在那里。
虽然我认为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是看到这样的房子后,我发觉钱确实能让生活变得更不一样。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需要好好思考下,毕业后应该怎幺去赚钱了。
舒畅还邀请了很多在B市的高中同学,加上我和曹雨,总共九个人,男男女女很热闹的在客厅聊天、打牌。见到这幺多老同学,曹雨显得很高兴,很快就叽叽喳喳的和几个女同学在一边聊起了各种八卦,只剩我自己和几个不认识的男生坐在沙发上,听着他们聊找工作的事情。
舒畅很好地扮演着组织者的角色,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照顾得很好,每个人都觉得和他说话很轻松也很满意。不得不说他确实是个交际方面的天才,或者说他的表现已经达到「虚假至无比真诚」的境界,这个「富二代」不简单,我对他也是刮目相看。

第3页

--

聚餐晚上七点才开始,菜是请外面的厨师来家里做的,各种酒类饮料也是一样不缺。吃着饭喝着酒,酒桌上的气氛也开始活跃了起来,各种高中时的囧事儿都被他们翻了出来,其中也包括当初曹雨和舒畅曾经交往过一段时间的事实,只不过因为我并不在意,当事人也不愿意多谈,就这幺随便带过了。
就在这轻松的氛围下时间过得很快,这顿饭一直吃到了晚上十点多,最后桌边只剩下我和舒畅两个人,其他人都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曹雨本想等我一起回房,没想到会这幺晚,自己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我和舒畅喝着啤酒,继续东拉西扯的聊着天。
舒畅酒量极好,显然作为东道主他喝得最多,而我则乾脆就没有醉,或者应该说是精神上一直都是清醒的,身体因为酒精的关系还是会有麻痹的感觉。我发觉自从有了这个能力后,无论酒精还是迷药即使可以让身体产生异常,也无法影响到自己的精神。
酒后的舒畅显得非常放松和健谈,而对我来说也可以更容易地去探查他的内心,这让我看到了很多,严厉的父亲、早逝的母亲、学业的不顺,都给他了很大的印象,他不想走父亲安排的路,所以他叛逆,把自己包装成一副纨裤子弟的样子,但内心深处还是渴望着在父亲面前证明自己的实力。
「其实我很喜欢小雨,直到现在也是,但是今天和你聊了这幺久,我知道你要比我优秀很多。小雨没有选错人,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要不是复读了一年,年纪又小,异地相恋根本不可能有结果啊!真羡慕你,枫哥,哎,我要是有你一半优秀就好了。」舒畅看着空空的酒杯叹了声气。
「其实你不必妄自菲薄,你很优秀的,你也有自己的特点,你缺少的是一个能充份发挥你才华的平台和真正理解你的伯乐。」「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虽然我书读得不好,但这道理还是理解的。伯乐哪里那幺好找,更何况我又不见得是匹千里马,难啊!」「做男人要有骨气,你不就是想做番事业给你父亲看吗?不就是想证明自己的实力吗?怎幺遇到这幺点事情就哼哼唧唧的!」「你怎幺知道我心里的想法的?我从来没对别人说过……」舒畅一脸惊愕的看着我说。
「你别管我是怎幺知道的,道理就摆在这里,不想走你父亲安排的路就不要走,靠自己的能力去打拼才是你应该去走的路。今天你叫我一声枫哥,我就把你当弟弟看待,我说句实话,我不会让自己就这幺甘于平凡,我要走的路肯定是最不凡的路,我要达到的目标也会是凡人想都不敢想的,虽然现在说的一切都是虚的,但我有信心也有信念能做到,舒畅,你愿意助我一臂之力吗?」舒畅彷佛重新认识了我一样的看着:「我从来没想过,一个人可以有这幺强烈的信念,一个人可以给我这幺强烈的信任感。以前我不服任何人,也不会相信任何人,但今天就凭枫哥你的这段话,我相信你,以后你就是我老大,以后你的信念就是我的目标,我跟着你干了。这杯酒我敬你。」此时的我还不知道,能力的另一种表现形式就是了解对方的需求,并通过语言、行为甚至面部神态,让对方产生信任和依赖,并且随着接触的深入,这种关系也会变得紧实,现在我只是感觉自己好像很有煽动性,这幺容易就把舒畅拉拢了过来。
看着他不停地偷瞄着曹雨,我知道他虽然认我做了大哥,可是依然是对曹雨贼心不死,还好我知道他确实是真心喜欢,不会做出些伤害女友的事情来:「对付女人嘛,无非就是几个词,胆大、心细,还要有点策略,合适的机会、合适的地方,用点合适的策略,没有搞不定的女人。你好好想想,我先上楼睡觉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幺莫名其妙的说出了这幺一段话,我起身扶起女友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却依然还睡不着,自己还沉浸在刚才的那番豪情壮志中,自己要把志向转化为现实,最重要的就是要走好第一步——选择一条最适合自己的道路,这个社会有无数条能让人成功的路,但究竟哪条最适合自己呢……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悉悉索索」的开门声传来,难道是舒畅?他胆子这幺大,我在旁边呢,他就敢进来?还是先装作不知道看看情况再说。只见他藉着微弱的月光,走到女友旁边,轻轻的推了推她,还在她耳旁轻声唤着女友的名字,他想要叫醒女友做什幺?
曹雨睁开眼睛,看到站在身边的居然是舒畅,吃惊的差点叫出来,还好舒畅及时的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对女友说:「出来一下好吗?有点事情想和你单独说下。」曹雨犹豫的看了下躺在旁边的我,最后还是跟着舒畅出了房间。

第4页

--

我想知道发生了什幺,又怕自己出去会让他俩发现,一颗心全放在了女友心上。突然我发现自己的视线转移到了屋外,甚至可以看到舒畅,这应该就是女友看到的东西吧,没想到自己的能力不止可以阅读别人的心灵,还能利用别人的视觉。
舒畅把女友领回自己的卧室,让女友坐在床上,自己搬了个椅子坐在旁边,什幺也不说,只是用炽热的眼神看着女友,曹雨被他这样的目光看得有点慌乱:
「你……你有什幺事儿啊,现在说吧!」「小雨,有些话我怕过了今天,我这辈子都没机会说了。其实我……其实我直到现在都很喜欢你,小雨,你知道吗?」说着就一把拉住了女友的小手。
女友一下子懵住了,赶紧把手收了回来:「什幺?你说什幺?喜欢我……可是,可是我现在有男朋友了,而且我们早就结束了。」「我知道,枫哥比我优秀很多,我清楚我肯定比不过他,我也知道当初说分手的是我,可是我现在很后悔,后悔当初那幺轻易的就让你离开,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世间没有卖后悔药的,舒畅,你会遇到更好的女孩的。我已经有小枫了,我是没有办法接受你的。」「难道就没有一点挽回的余地吗?一丝也可以啊!就今天一晚,你再把我当作男朋友一个晚上也行,明天你就是我嫂子,我只求你再爱我一天。」听到这段话,看着舒畅的脸,我已经分辨不出他现在说的到底是假意还是真心了。
「这个……这个不行的,我不能做这幺不负责任的事情。」「其实有些事情我不想说出来,我也想把它当作一个秘密永远藏在心里,这些照片是我们毕业聚会那天拍的,我也仅仅只是拍了照片,却没做其它的事情,因为我爱你,我怕你醒来会不理我……」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照片交给了曹雨。
照片里的女孩都是一个人,虽然已经过了三、四年,但还是看得出那个就是女友高中时的照片。照片里的女友躺在床上,裙子和上衣都被掀了起来,露着胸罩和小内裤,后面的几张衣服越来越少,最后竟然还有几张全裸出镜了。
看着女友一副吃惊的样子,舒畅解释着:「这些是那天你喝多了,我送你到房间拍的,藉着酒劲儿就想和你……最后还是放弃了。这幺多年来,我一直珍藏着这些照片,希望有一天你能再回到我的身边来,你说我卑鄙也好,说我无耻也罢,我只是希望你能再爱我一次,就算仅仅只有一个晚上。」说完就把还处在震惊中的女友推倒在床上。
此时女友吃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茫然的不知道是该严词拒绝还是要退一步满足他的心愿。这时舒畅在她耳边说的一句话让曹雨彻底沦陷了:「亲爱的,只有今天一晚,我不会和枫哥说的,没人会知道。我爱你,小雨,我爱你!」「是啊,就今天一个晚上罢了,没人会知道。而且他说他爱我,是真的吧?
他说得好真诚,难道他现在都没有女朋友是因为他一直爱着我的原因吗?算了,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吧,他当初放我一马,现在我又要还回去了。」看着曹雨不再抵抗,舒畅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基本上成功了,他克制着欲望只是紧紧地抱着曹雨,与曹雨在床上拥吻着,一点点的用舌头和嘴唇挑逗着她。
「他在亲我,好奇怪啊,被亲得好舒服,这是舒畅的嘴唇吗?怎幺当初和他接吻的时候没有这幺舒服的感觉呢?」随着一个几乎让人窒息的长吻结束,曹雨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舒畅一边继续吻着曹雨的脸,一边不停地说着「我爱你」,手也开始不老实的爬上了她的双峰,隔着衣服按摩着。可能是觉得这样的触觉不是很好,他在曹雨的耳边轻声说:「脱了衣服给我看看好吗?」曹雨害羞的闭着眼睛,用几乎不能察觉的幅度点了下头。
舒畅兴奋的把曹雨的连衣裙从曹雨的身上脱去,接下来的情景却让他吃惊的呆滞了几秒钟,没有内衣禁锢的乳房像两个小白兔一样;再向下看去,曹雨今天竟然穿的是一条开裆的裤袜,也就是说,曹雨的小穴没有任何阻隔的暴露在空气中,竟然还能看到粉嫩的穴口流着晶莹的汁液。
「小雨,你好淫荡啊,居然没穿内衣裤,连丝袜都是开裆的,是不是走在路上撅起屁股就像让男人肏你啊?」「别看那里,今天……今天是忘了穿内裤了。」说着就掩耳盗铃一样用手挡住自己的脸不敢去看舒畅。

第5页

--

舒畅抓住一个乳房用力地亲了起来,另一只手伸到了下面挑逗着曹雨的小阴蒂。第一次和另外一个男人做爱,这个男人居然还是自己的前男友,而现任男友就躺在隔壁的屋子里,这几重刺激让曹雨的身子比平时敏感了好几倍。
当舒畅亲到曹雨的小豆豆的时候,她就再也忍耐不住了,「啊」的一声攀上了今晚的第一次高潮。看着如此敏感的曹雨,舒畅知道今晚肯定会非常精彩……趁着曹雨高潮的空档,舒畅飞快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慢慢走到床边一把抱起了浑身无力的曹雨。曹雨本能的用手搂着舒畅的脖子,舒畅一只大手紧紧地搂着曹雨柔软的腰肢,另一只手放在丰满的臀部上,手指还抓着臀部上柔软的嫩肉。
曹雨只能岔开自己玉腿跨在前面男人的腰间,双腿悬空交叉在男的背后,肉感的大腿根紧紧贴在男人的身体上,以防止自己向下滑,这样曹雨的小穴就很自然的张开,而下面就是舒畅火热的阴茎,每次向下滑一点就能感受到滚烫的肉棒摩擦到自己的阴唇。
「你做什幺啊?快放我下来。」曹雨无力的抗议着。
「这招叫做「小雨上树」,今天哥哥教你怎幺玩。」走着,身体向前一顶,大龟头就直接钻进了曹雨的小嫩穴中,然后开始在屋子里走了起来。
走动的时候,舒畅粗大的鸡巴就一直没入在女友粉嫩的小穴里,随着步伐一进一出的抽动于女友泛着液体光泽的两臀间,女友粉嫩的小穴被大大的撑开着,淫液从小穴中渗出,流到棕黑色的鸡巴上,闪着油亮的光泽。
「讨厌,快把我放下,这样走路,你的那个插得太深了……」「呵呵,那是因为你的小穴太浅了。天啊!你的嫩屄真棒,夹得我的鸡巴好紧,我好爱你,小雨。」边说着还故意的在地上跳了两下,让鸡巴更用力地插进女友体内。
「啊……不要……啊……太深了!」女友雪白的乳房和臀肉都随着舒畅的动作撩人的上下颤动着。
「那好,我带你去外面散散步吧!」说完就抱着曹雨向门外走去,来到了走廊上。
「你这个坏蛋……啊……怎幺出来了……人家这样让别人看到了怎幺办?」女友的抗议声更像是在撒娇一样令舒畅更加欲火焚身,他双臂架着女友的腿根,双手用力抓着女友的臀部,一下下用力颠动着身体,而鸡巴也就随着动作猛烈地肏着女友的小穴深处。
走廊里没有灯,只有微弱的月光,但只要有人从客房出来,绝对可以看得一清二楚。舒畅可是一点也没有尴尬的感觉,反而更加用力地捏着曹雨的臀肉,卖力地干着。
「你真是的……啊……我就……啊……就答应你……啊……一次就好了……啊……你怎幺这幺过份……啊啊……」女友本来很生气的话和叫床的声音混在一起听起来好暧昧。
「嘿嘿,这就是一次啊,我的鸡巴可还没离开过你的身体呢!」舒畅又调整了下姿势,开始了新一轮更猛烈的活塞运动。曹雨的秀发在空中甩动,乳房也猛烈地上下晃动着;而下面,舒畅的鸡巴一次次插进女友的小穴,里面挤出白色的泡沫和淫液,不停地发出「噗哧、噗哧」的摩擦声。
「别……别在这里……啊……要是……有人出来了……啊……怎幺办啊?」曹雨担心的一边呻吟一边问着。
「不怕,有人看见又能怎幺样,我就是要在这儿肏你,谁有意见?你可是自愿的,嘿嘿……」女友雪白的臀肉都被舒畅抓得变了形。
「啊啊……你这个……流氓……好痛……轻……轻……一点……啊……说好的……啊……这是……啊……最后一次……啊啊……」女友已经被肏得说出不连续的话了。
夏天的B市还是很热的,很快两个人就都是大汗淋漓了,舒畅的嘴封在女友的唇上,两人的前胸在汗水的作用下淫荡地揉搓着、滑动着。
「怎幺样,喜不喜欢我干你?干死的你小浪穴!」舒畅叫着,一只手指插入了曹雨的小屁眼。
「啊……天啊……好痛……啊……啊啊……啊……」女友已经陷入痴迷的状态,她高亢的浪叫着,完全不怕吵醒其它屋里的人,幸好所有的房间隔音效果都特别好,否则真的要变成现场表演了。
女友用力地仰着头,紧紧地闭着眼睛,眼角甚至都泛着泪水,丰满的乳房在空中甩动,修长的双腿在身体被一下下刺入的时候,痉挛的收缩着,小脚丫用力地紧绷着,连脚趾都紧紧地向里扣着。

第6页

--

突然女友紧紧地抱着舒畅,全身开始痉挛,大叫着:「啊……天啊!快……啊啊……到了……啊……」根据自己的经验,女友应该是高潮了。
高潮后的女友瘫在舒畅的身上,微张着嘴发出「啊……啊……」的呻吟声,舒畅抱着女友又反身回到了床上。
看着床上还处在高潮余韵状态的曹雨,舒畅猛地抓起她的左右脚踝向两边分开,红肿的龟头直接顶上了女友的阴户,然后腰部向前一推,大鸡巴顺利地就插了进去。「啊……天啊……」女友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舒畅压在床上,将整支鸡巴全塞了进去。
「太美了,小雨,你的小屄真好肏,这幺长时间了还是这幺紧。」舒畅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开始缓慢地前后摆动自己的腰了。
「啊……你不是说……啊……最后一次了吗?啊……」两次高潮后的女友已经连反抗的声音都这幺微弱了。
「是最后一次啊,可是我还没射出来了呢!再说,我还没试过用这样的姿势插你呢!」说完,舒畅就把女友的双腿向上搬,扛在自己的肩上,然后整个身子向下压,让女友的双腿紧紧地压着自己的乳房。
这样的姿势让舒畅更容易去用力肏,插入得也更深:「小雨……嗯……太爽了,我爱死你了,你这个姿势好淫荡,插得好深啊……嗯……忍不住想要更用力地肏你。」说完更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你这个……啊……流氓……你……你……啊啊……好深……啊……好爽啊……」女友的身体随着床垫和舒畅的插入不停晃动着,随着一次次的深入大声呻吟着,被舒畅的大鸡巴从小穴中挤出的淫水已经把床单弄湿了一大片。
「嗯……小雨,你好棒,小骚屄这幺紧还这幺湿润……这个姿势肏你实在是太爽了,小雨,你真是个小荡妇啊!」一边干着,舒畅还一边用淫秽的语言刺激着曹雨。
舒畅又改变了战术,他把鸡巴几乎整个拔出,然后再深深的快速插入,曹雨爽得只能从喉咙深处发出「啊……啊……」的呻吟声。
「我们就这幺干一整夜吧?你看我们多恩爱,我们结合在一起呢!」舒畅伸手握住了女友的乳房,揉捏着粉嫩的乳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女友听着舒畅放肆的话已经没法反驳了,只是不停地大声叫床,双手紧紧地抓着床单,承受着舒畅的大力冲击。
「啊……好紧……好紧……你的小骚屄好嫩……啊……干死你……」舒畅开始了快速的抽插,每一下都用力地顶到女友阴道的最深处。两人私处交合的「啪啪」声、淫液被大鸡巴挤出来时的「噗哧、噗哧」声,都听得我口乾舌燥,手早就伸到了下面,不停地撸着自己的阴茎。
舒畅和曹雨两人生殖器碰撞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两人的「啊……嗯……」声也越来越大。「啊啊……啊……啊啊……啊……」女友最后又一次全身痉挛,松开了床单抱住舒畅的头,亲吻着舒畅的嘴,私处紧紧地贴着舒畅的胯下,渴望着舒畅把鸡巴插到阴道的最深处。
舒畅也停止了抽插,用力地向前挺着腰部,彷佛想要刺穿曹雨一样,大鸡巴死死地插在女友的身体里。两个人同时高潮了,浑浊腥臭的精液完全灌到了女友的小穴里,而因为高潮而一次次喷出的爱液,又把精液从两人紧密结合的缝隙中挤出。
两个人拥抱着、亲吻着,软化的鸡巴从女友的小穴中滑了出来,只见原本粉嫩的小穴被肏得通红,而爱液混合着精液一股一股的从我可爱女友的小穴中倒灌而出,这样的场景也刺激得我射了出来。
对曹雨的调教成功了,以后我该怎幺办呢?

上一篇:小四的女友
下一篇:跟两姐妹玩3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