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被凌辱的女警老婆四作者dangterry


字数:8768

(四)

看到是妹夫的来电,老婆伸手接过电话。

「姐,静静在你那吗?」

李静是我老婆亲妹妹,两人感情很好,从小玩到大都没有分开过,因为李慧大七岁,所以总是充当李静保护伞的角色。

32岁的李静能在这个年纪就当上城管大队的党委副书记,老婆在其中也是花了不少力气,甚至放下矜持陪市领导好好喝了几顿酒。李静是属於保养得很好的那种女人,长得漂亮,直直的碎发,甜甜的笑容,平时喜欢穿丝袜和高跟鞋,有点像韩国明星全智贤.

「没有啊!怎么,你们又吵架啦?」

「小吵了一架。那她跟你这几天联系过吗?」

「没有啊,我这几天也忙。呵呵,你们啊……」老婆对此不以为然,以为小两口又是在胡闹.

这时从话筒里传来妹夫略带哭腔的声音:「姐,静静她……静静她都四天没回家啦!到处都找不到她!」

老婆停止了吃吃的笑,表情严肃起来。

「前几天静静说太累了,又要工作又要打理家务,抱怨了几句,我跟她吵了一架,结果她就搬到单位宿舍去住了。这几天我去找她和好,敲门却也不见应,我以为她仍在赌气,心想,她总要去上班吧,结果打去她办公室,说这几天人都不在,连交班会都没开,也没有说出差。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了,静静这下去哪了?」

老婆猛然抬起头,变色道:「家里现场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可能被入室抢劫?」老婆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我在她宿舍看过了,家都整整齐齐,屋里没有什么异常,钱卡也都在。」
李慧听着妹夫焦急的回答,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千万别是被绑架或者拐卖了!不会跟毒贩有关系吧?』老婆越听越心寒,突然心里冒出一个念头,『不会,不会。』老婆又连连摇头,使劲把这个不吉利的念头从脑海里驱赶出去。
「别急,交给我来办,你再去家里看看有没有线索。」老婆挂上电话,立马驱车飞速赶回单位。

「老李,你这个点上班啦?」市局陈副局长正结束加班,准备关闭办公室的门,见到我老婆,殷勤的打着招呼,但李慧早就心乱如麻,哪有心思搭理他。连上级殷勤的招呼都视而不见,一个劲往办公室冲,高跟凉鞋把深夜公安局办公楼的路面踩得「咚咚」直响。『操,妈屄,大姨妈来啦?』陈副局长热脸贴了冷屁股,愤愤的想。

凌晨两点多,属於刑警大队的整栋大楼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所有的警员看起来都带着倦色神色匆匆,他们接到老婆的电话,知道顶头上司的宝贝妹妹、城管大队的李书记不见了,不用动员便一个个主动行动起来。安排好一切,老婆依然无法镇定下来,整整一天都心神不宁,晚上也是急得翻来覆去,这可能是有史以来老婆最紧张最难熬的一天。

「铃……铃……铃……」在第二天寂静的半夜,忽然传来一阵手机声响,老婆连忙翻身而起接听电话。

「喂?小王?」老婆的声音中有着一丝难以掩饰的颤抖。

「李队,查到了,查到了!」从对方的声音中,感觉到十分急促而兴奋.
「人呢?人在不在?我妹妹她没事吧?」

「嫌疑人刚抓到,现在情报室正在汇总口供与监控资料,您要不去看看?」
「我马上到。」

************

「我们调出了这个星期市里所有李书记可能经过路线的监控,昨天忙了一整夜,经过全力侦查,我们顺藤摸瓜,现在犯罪嫌疑人已经被抓获. 他们……」特侦科的一个年轻小伙子面带得意的向老婆邀着功。

「什么情况!」老婆不耐烦的吼道。

邀功不成的下属被吓得一个激灵,连忙说:「人才刚带到,嫌疑人是东区的三个烧烤摊贩,一个老闆,两个小工。老闆叫范荣,47岁,内蒙人,两个小工一个是他弟弟,33岁,范耀,也是内蒙人。两人倒没什么斗殴跟偷窃的案底,是老实买卖人。最后一个才15岁,叫吴明,黑龙江人,这个小子就坏啦,经常收了别人的钱在外面打架。上上月市里检查,李书记亲自带队突击整治东区路边摊髒乱差情况,跟他们起了冲突,李书记叫人收了他们的摊子跟食材,所以这次是应该预谋寻仇,具体情况正在会议室审问。」

一进会议室,就见一个吊儿郎当的年轻人嚣张地说:「老子还没满18岁,就是杀了人也没罪。别以为你们是警察就可以乱来哦!知道不?未成年保护法,咯,老子就是强奸了这个女警察,你们也没奈何。」这男孩看到我老婆进来,摆出嘻皮笑脸与色胆包天的态度指着我老婆调戏道,态度十分放肆。

另外两个衣着邋遢、满身油腻的中年人不发一语,失神地坐在椅子上,头低垂着,但是偷抬的双眼都在我老婆身上扫上瞄下。

老婆脸色变得阴沉,愤怒的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她慢慢走近男孩,突然飞起她那条雪白修长光滑又性感的右脚,正踢中吴明的下部。吴明一声惨叫,弯着腰,双手按着下身要害慢慢地倒在地上。

「臭婊子,老子记住了,迟早我要把你这脚的脚趾一根根掰断,一根一根吃掉!我要玩你三天三夜,操你的屄、操你的屁眼,操你……」吴明倒在地上,眼睛却死死盯着李慧性感的脚.

没等吴明意淫完,他的脸上就再次遭到了老婆美脚的亲吻,吴明一下子被踢倒在地,鲜血从嘴角中流出,痛苦地呻吟着。头晕脑涨想从地上爬起来的吴明还未来得及站稳身形,老婆的拳头已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由一个小黑点儿迅速地变大,之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你们几个,这小子再说一句话,拖下去打,打到他懂做人。」老婆冷冷的吩咐手下,没有理会晕倒在地被拖走的年轻人,转过头对着剩下两个中年人说:「你们继续交代,交代得不对,我心情不好,谁再敢说一句多余的话,我让你们做不成男人。讲!」

年长的中年人打了一个寒颤,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怨气,刹那间让范荣的鸡皮疙瘩都发作了起来。

「我们从一个星期前就开始准备怎么报复她了。我们在李书记手下受尽了管束,心情非常郁闷,那天我们买了很多酒和菜就喝了起来。想着被这么一弄也没活路,就想把这婊……这领导抓起来打一顿,出出气。她没收了我们好多钱,好多好多钱啊!我们都是做小生意的,弟弟的老婆本都没啦,我们怎么活啊……」
范荣突然杀猪一般嚎啕大哭起来,老老实实地交代着事情的经过.

************

那几天,李静下班都回自己单位分配的宿舍住,路上要路过一条小巷,巷子不算很宽,此时正因为下班没多久,李静褪去了白天在城管大队的制服,换上了轻松的连身家居轻便连身裙。

李静走得不快,但她渐渐转入了人较少的路,四周一片漆黑,仅仅有一些微弱的月光。这个时候戴着耳机听着美妙音乐旋律的李静完全想也想不到接下来会碰上她一生最大的转变,永远也想不到今天有可能是她一生中最难忘、最耻辱的日

子的开始。

从李静下班起,吴明就一直跟随着李静后面十米左右的距离,此时看到四下无人,在不远处望风的范耀於是跟同样吊在李静身后开着麵包车的范荣打了个暗号,范荣连按喇叭三声。

接到信号,吴明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去,一脚踹到李静的腰部,李静被踢得踉踉跄跄地向后退了几步,最后一屁股坐到地上。还没来得及反应,另外两人也迅速冲过来,他们迅速的把李静拉到巷子里推坐下来,李静扬起的小脸被范耀迅速掐住粉腮,被迫张开的小嘴里顿时被塞入一条充满羊骚味的毛巾。

一记钩拳拳狠狠捣在李静柔软的小腹上,她一声惨叫,修长的身子立刻痛苦的蜷缩作一团,单膝跪倒在地。又是一脚踢来,正中李静头部,眼前一黑,随即一个漆黑的垃圾袋罩住了李静的头,紧接着一记耳光重重地抽在了李静的脸上,她的脸颊登时红肿起来。

李静发出一声悲鸣,感到一阵眩晕,激烈地喘着气,苍白的双唇微微发抖。
紧接着头上又被重重地打了几下,后脑一阵剧痛,眼前一黑,当场昏死过去。
一切发生得那么突然,从发生到结束,夜晚还是那么漆黑,依旧那么沉静!
************

「然后呢,你们做了什么?」老婆按捺着心中的杀意。

「我们把她按在地上打了一顿,然后……我们喝多了酒……然后我们……」
范荣低着头,好像是惭愧的忏悔着,却没有人发现范荣脸上掩不住的贪婪之色,他死死地盯着我老婆的美腿。

************

小巷中只有这三个男人和我美丽高贵的小姨子李静,三个男人的眼睛都死死盯着趴在地上昏迷的李静,他们突然意识到,这个毫无反抗能力的女人除了是他们的仇人,还是一个可以肆意玩弄的尤物,李静两条白腿在微弱的灯光下好像泛着金黄的光,这纠缠在一起的一双玉腿顿时激起了他们无限的兽欲,他们的眼睛开始在李静身上放肆地瞄起来。

「叔,人我们已打了,反正也是要被抓,要不……要不我们操了她吧?」吴明小声说,双目射出忿然之光芒。

听到这话,另外两人浑身一震,四周突然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

「是啊,既然都这样了,索性干她一炮多爽啊!」范耀同样已经无法克制住自己体内熊熊燃烧的欲火。

「强奸……犯法……坐牢。」范荣面无表情的说,却说得那么苍白,那么没有说服力。

「这骚娘们漂亮得很!我们给她录个片子,到时候说不定她还不敢追究我们打她,实在不行我们跑啊!」吴明仗着喝了几口白酒,色胆已经顶上了天,一双眼睛火一般的在李静美丽清纯的脸颊上扫来扫去。

同样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李静的范荣,费了半天劲才为自己点上一根烟,略一迟疑,他把眼睛一瞇,下定了最后的决心:「操你妈的,叫你这小婊子断老子财路,老子就把你轮了!要死他妈的就死吧!把她带走。我们把这娘们带回去,要死老子就先操死你。」

三个男人将李静放在地上,从车里找出一条绳子把李静双手绑在背后,用皮带将李静双脚也绑好,一块黑布将她的眼睛蒙上,范荣指挥两人将她架起,拖了出去,塞进车里,趁着夜色,开向李静的地狱.

************

「李队,这是他们的手机. 」这时小王打断了范荣的说话,侷促不安的递过一个手机.

「手机?手机里有什么?」老婆迟疑了半晌,但最终还是问出了口。

「李姐,手机里面……有录像……」小王说着,眼神有些闪躲。

看着小王支支吾吾的样子,老婆猛地一震,眼睛呆呆的看着小王,她其实早已经意识到妹妹身上发生了什么,只是不愿意接受。打开手机,老婆犹豫起来,她无意识地翻着手中的手机,突然觉得浑身一阵阵发冷,身体晃了一下,险些摔倒在地。

录像里,李静被押到了东区一栋破败的小楼,这是三人租住的地方。范荣、范耀兄弟正将李静的手腕、脚腕拉开,用柔软的布带将李静的美手跟玉足分别捆在床头床尾。此刻高傲冷艳的李静呈「大」字型被固定在床上,犹如一只待宰的羔羊,晶莹剔透白玉般的胴体除了两腿的丝袜高跟外已经被剥得一丝不挂。
看着平时对自己冷言冷语的美丽女书记毫无抵抗力的可怜模样,15岁的吴明顿时觉得有个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脑袋里「轰」的一声爆炸了:『我只是个切肉的,这女人是城管大队的书记,是另外一个男人的老婆,她现在可以随便我操,我玩她哪里都可以……』

他很快地脱掉衣服,露出浑身横肉,「嗷」的一声首先冲了上去。

还没有醒转的李静右脚上的凉鞋首先给吴明剥了下来,裹着黑丝的小脚丫白嫩、瘦削,曲线优美,这打工小伙凑上去吻遍了曾经踢翻自己摊位的那只美丽黑丝脚丫儿。两条修长的大腿被他向两边极限分开,那两片嫩唇无力地张开着,吴明调整自己的大鸡巴对准位置,阳具离李静的阴户约有10厘米的距离,他倒也不慌忙,用龟头慢慢在李静两腿间摩擦,粗大的龟头用力挤压,却并不刺入。
这时李静幽幽醒转,睁开眼,还没来得及呻吟,突然发现自己竟被几个街边摆烂摊子的穷鬼疯狂玩弄,其中一个年纪估计还只有自己的一半,这一幕让她被吓得魂飞魄散,羞愤交加之下差点再次晕过去。

「你们干什么?你们这样是犯法的!」李静大吼。

「你当时不是说要我们滚蛋吗?骚货,今天让你这老女人嚐嚐我的精液!」
15岁的吴明心中充满了报复的满足感。

「不……不要过来……不要!救命啊!你干什么?不要进来!」

吴明毫不理会她的哀求,低下头去啃咬吻着李静圆润优美滑腻的肩头,一手将她一条穿着黑色丝袜的美腿提起来,一把便撕开右腿上的黑色丝袜,露出雪白的美脚. 他拿起李静这条光洁如玉的大白腿,张开血盆大口,狠狠的一口咬在李静的小腿上,李静被腿上传来的剧痛肆虐着,忍不住昂起头发出「啊」的一声惨叫,玉颈向后仰,秀发披乱在脸上,雪白身躯痛苦的扭动着,显出无尽的淒美。
「畜生!啊……痛痛痛痛!我的脚……不要!求求你。」李静痛得五官都扭曲了,脸上满是惊恐的神情,呼救的语气中已经开始略带哀求的成份。

吴明哪会理会她的哀求,用自己粗大滚烫的阳具在这艳美人妻娇紧的阴道口摩擦刺激着,慢慢半个龟头已经开始插入李静的小穴。惊恐间李静又羞又恨,竭力全身反抗,全身开始猛烈地挣扎。

「当时你很牛逼嘛,现在呢,现在还不是被老子摁在身下玩,今天老子要狠狠玩你一夜!」

「啊!啊啊啊啊……」吴明下身用力一挺,粗大的阳物撑开李静两片阴唇没根插入紧密的阴道里,剧烈的疼痛与失贞的痛苦促使李静发出一声长长的嚎叫。
吴明一边抽插,一边把李静的两只脚放在自己胸口亲吻啃咬,捉着李静的脚板猛地嗅脚味。

压抑的呻吟声、不断加重的喘息声和下身的撞击声越来越响,回荡在肮髒窄小的房间里.

抽插了数百下之后,在李静醉人的尖叫声中,吴明将阴茎深深插入李静的子宫里,紧接着一股白花花的精液便喷涌而出,一滴不剩的射进了李静的身体中。
「这次把你的肚子都干大,叫你给老子生个娃!」吴明点了一根烟,恶狠狠的笑着。

李静哭起来:「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求求你们。」这时李静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另外两个男子看得目瞪口呆、猛吞口水,也赶紧扑了上来。色迷心窍的范耀此时一口咬住了李慧的左乳,李静只觉一阵剧痛,范耀紧紧用牙齿咬住乳头,李静虽然剧痛却不敢挣扎,生怕这个丑陋的男人把自己乳头嚼烂,只有仰着头眼里泛着泪花任他发泄。

不知什么时候,身材微胖的范荣也已经脱光了衣服来到正不断喘息流泪的李静身边。没等她反应过来,男人已经搂住她纤美的蜂腰,在李静白嫩光滑的腰际咬呀啃着,看着美丽能干的女书记屈辱在地上下晃动的身体,让这个年近五十却一事无成的老男人情欲大增,范荣用尽全力紧紧地抱住她。

李静疯狂地叫着、疯狂地挣扎着,让这个男人的内心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因心情过於兴奋而引得双手抖索了不少,使得连拿起鸡巴对准起来都有那么一点儿不听使唤。

几天没洗的鸡巴挺得直直的在她阴道里快速抽插了起来,丑陋的阳具在李静天生狭窄多汁的阴道内抽插得越来越猛,并且也越来越粗野地进进出出,一次比一次用力地深顶,直到如野兽般狂吼的一声,终於将精液如火山爆发般喷入李静的阴道最深处,一下子阴道就被灌得满满当当。

「啊啊啊啊……不要啊……求求你……呜……呜……」一时间这小屋里充满了淫叫的声音。

刚发泄完兽欲的吴明也没有闲着,他开始去吸舔李静那白嫩的脚背、粉红色的脚板、一根根整齐滑嫩的脚趾头. 李静的脚趾、脚掌,全都温暖光滑,细嫩无比,吴明轻轻捧着这只美丽的玉足,把脚放到鼻子下深深地呼吸那淡淡的味道,然后抓起整只脚丫放到嘴里,突然一口咬在脚心上细细地咀嚼,李静白生生的脚被他咬出一道深深的血痕,让李静痛得差点窒息了。

「我的脚哇~~痛!痛!」李静淒厉的哭嚎起来,两条腿拼命抽动。

此时玩够了乳头的范耀把龟头对准李静的肛门,慢慢顶在肛门口处,这一下李静全身都僵直了,她瞪大了双眼,都不敢说一句话。

「哈哈哈,对!对!对!这里紧!这里紧!」吴明在叫好。

「我让你凶,老子叫你好看!」范耀粗大的肉棒慢慢撑开了李静的屁股,深深地插进屁眼里,狠毒地开始抽插奸淫着李静的肛门.

「痛!那里不行,放过我,放过我!」李静尖叫一声,她雪白的手指紧紧抓着床单,清秀的五官痛苦地扭曲着,纤细的双眉紧紧地皱在一起,豆大的汗珠划过光滑的脸颊和泪水混在一起,反而更激发出男人心底侵犯她、蹂躏她的兽性,范耀大力一顶,硕大的鸡巴深深插入李静的肠子里,拼命地搅拌。

李静「呀啊」尖叫了一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子一阵阵痛得发抖:「救命呀!不行啊,求你饶了我吧!我要死了,不要再干了,我痛死了,求你了……
啊!啊啊啊……「

李静只觉得肛门的嫩皮已经被插破了,她呻吟着语无伦次地哀求。范耀毫不理会李静的哭泣,双手牢牢抓住饱满如桃子一般的美臀,尽情享受着胯下紧缩的屁眼,每一次抽插都直插到鸡巴根部。

很快,肉棒在李静屁眼一阵阵快速的紧夹下猛烈地喷射出灼热的精液,烫得李静的直肠壁更加强烈地收缩高潮。李静疯狂地摆动头发想要挣扎开,范耀紧紧地抓住她的头发往后扯,肉棒还奋力地在李静屁眼里面猛顶猛转.

「救命啊……不要啊……痛……」呼救了一会,李静的惨叫呻吟都变得断断续续,喉咙里的声音越来越弱,鼻息倒粗重多了。

范耀射完,范荣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发泄,这次他一边抽插着女书记美丽的阴户,一边用手指放进李静的嘴里,用手指玩弄李静柔软的舌头. 他低下身子,慢慢地亲吻李静高挑的鼻子,鼻子冰冰凉凉,范荣用抓起李静的脑袋,把这美丽的头颅如玩具一般放在胸口,让我小姨子的樱唇去触碰他黑黑的乳头.

李静光着的一只脚落在了范耀手上,范耀的暴虐比吴明更甚,他一口咬住李静的脚后跟,这一口差点咬下李静一块肉来,他拼命地撕咬,一些表皮甚至被他吃进肚里.

此时李静像个半死的人一样,慢慢地已经叫不出声音,她不知道自己被搞了多久,也不知道还会被这三人玩弄多久,她慢慢蜷起双腿,屁眼里还汩汩的流出一滩精液。抬起头,眼中只剩下麻木,茫然地盯着不知道什么地方。

睁开眼,她的脸晕红似火,只看见朦胧中吴明再一次扛起自己美丽的双腿,李静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双腿无力地张开着,任由吴明压在自己圣洁的胴体上继续发泄着原始的兽欲.

整整一晚上,李静被三根丑陋低贱的鸡巴干得死去活来,这三个人都是社会最底层的渣滓,什么时候玩过如此冰清玉洁的女人,何况还是如此高贵,是平时他们跪着仰望的人物。三个卖羊肉串的小贩充满了报复的快感与蹂躏的冲动,他们粗鲁地拉扯李静的头发和纤弱身体,像狼群享用着自己的猎物,将李静反覆的撕咬操弄,将一股接一股的腥浓热精射入李静子宫深处。

清晨,李静目光有些呆滞地躺在床上,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她微微红肿的阴唇间与屁眼内流了出来,腿上半透明的黑色丝袜有半截已经被浸透,精液的前端已经快流到她的膝盖处,这白色浑浊的液体在早已精痕斑斑的黑色丝袜上一格一格地向下流淌,更显得触目惊心。现在的李静,已经完全没有平常那贤淑端庄的样子,身上、乳房上、脚上、屁股上、腿上、脸上都被三个小贩咬得遍体鳞伤。
「我要告你们!我要告你们!」李静已经彻底崩溃,只能歇斯底里的痛哭。
「你看看你的录影,传出去,你还能做人吗?」范耀把手机拿到李静眼前,一边给李静看,一边开始舔李静的鼻子跟小嘴。

「你们这帮人渣,我一定要告你们,我要让你们坐牢!」怒极攻心的李静犯下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这一错误也导致了她彻底沦入了在劫难逃的地狱深渊.
「叔,这女的怎么弄?她好像完全不在意录影。这骚屄,现在她也看到了我们的样子……」看到李静不愿意妥协,吴明有点清醒了。他虽然才15岁,却阴狠毒辣,而且觉得自己是未成年人,什么都干得出来。看到李静要报警,第一个想法就是把李静杀了,当然,要好好玩几天再杀。

「妈屄的,她还想抓我们!哥,我说,干也干了,乾脆搞死她,搞死她把她剁碎了,这娘们肉嫩如羔羊,做成羊肉串卖掉,咱们再跑了得了。」范耀虽是本份人,却是奸出了真火,连平时看的秀色小说的情节都想到了,一双贼眼瞪着李静的美脚,他是真的想把李静剁了吃掉。

「你他妈的少胡扯,还做你妈屄的羊肉串。这女的我们是搞了,真玩死了得吃枪子!」范荣却是一个相对老实怕事的人,现在发泄完的他也开始有点后悔,但是毕竟人也奸了,他到底也是个凶悍之辈,虽然胆小怕事,但是真到绝境反而有担当。

这时的范荣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如果把这高贵的书记贩卖给隔壁省当黑社会的兄弟那该有多刺激啊!让各种嫖客去操这个婊子,有空自己还可以去回味回味她,想必兄弟也不好意思收钱. 卖给黑社会,这女的一辈子也就是被人玩了,哪有机会报警。

「一不做二不休!咱们把这娘们再好好玩几天,把她卖到窑子里面,到时候真被抓了,大不了认个拐卖妇女坐个十年牢,吃十年公家饭。」范荣一拍大腿下定了决心。

此时的李静后悔不已,自己一时冲动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不!放过我吧,我不报警,我不报警!」李静显然知道等待自己的命运是什么,一想到自己可能的结局令她不寒而栗,后悔不已。

李静马上嘶声尖叫,拚命地想将双手摆脱出来,可仍然无法避免双手被紧紧地捆绑在了背后,眼上也再次给朦上一块黑布,一只脚上沾满精液的黑色丝袜被脱下,塞进了嘴里,随即身体一轻,已经给人扛在肩上,接着又被塞入一个粗糙的麻袋中。李静难过得崩溃痛哭,但也知道自己是无法逃离三人的魔掌了,她也慢慢地不再抽搐,只是不时地微微颤抖着。

视频的最后是车子正往罕少人烟的道路驶去,被放在后座椅子下的李静从麻袋里探出的两只白嫩小脚分别被范耀和吴明抓着,两人一起乱摸李静裸露在外面雪白的脚板与脚趾,不时弯下身去咬上一口,咬一下,袋子里的人就抽搐一下。
当车子在人烟较少的道路上飞驰着,吴明早已按捺不住地把李静从袋子里拖出下半身,露出雪白的屁股,上半身还在麻袋里面,他在被掰开的两脚间蹲下,将硬挺的老二干入李静乾燥充血的肛门内……

************

老婆愤怒地看着这一切,看着妹妹丰满雪白的躯体被眼前的小摊贩摧残,被强暴得不成人形,就好像匪徒在强奸玩弄自己一样,老婆激动的把身子尽力挺起以平静自己杀人的冲动。

「现在人呢?人在哪里?」老婆充满杀意的声音足以冻死一只北极熊。
范荣额头冒出了冷汗:「卖……卖了!卖给一个叫地头蛇的黑帮啦!」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