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母親的變遷


南城某單位有一女幹部叫李華,48歲,身高1米64,頗有姿色,卻長得 很是清秀可人,她的上級領導某廳廳長連邊運早就看上了她。這連邊運與李華相差不大,都也是四十八、九歲,最愛女人,見李華長得好看,就惦記上她了。李華為了在單位過得更好一些,即成了他的情婦。利用權勢玩弄婦女。

初夏的一天傍晚,下了班,連邊運和和李華先前往他們的幽會地點——江邊小樹林。南城城邊的這條江,是該城水 運主幹道,在南城有兩個碼頭。連邊運他們選的這個小樹林,遠離碼頭,是很偏僻的地方。因為怕熟人看見影響不好,他們不去酒店,特意找了這 個荒僻地方。

兩人先後趕到。連邊運一進小樹林,就見李華已等在那里了。連邊運激動地撲上去,將李華一把摟住,激烈地揉摸李華的豐滿乳房。

正在二人親熱之際,突然從樹後竄出幾個青年,手持匕首,高聲喝道:“別 動!把錢交出來!”

二人驚得出了一身冷汗,定了定神,才知道遇上歹徒了。連邊運還想擺廳長的架子,喝道:“你們是哪里的?知道我是幹什 的嗎?”沒想到這是幾個渾蛋,十分生猛,見這中年漢子還敢反抗,持刀往前一捅,就把連邊運放翻了,倒在血泊之中,眼見是活不了了。

歹徒們搜了連邊運的身上,搜出幾百塊錢,又來搜李華,李華躲閃著,但被抓住不能動,只好任他們在身上亂摸。

歹徒們見這個半老婦女,穿著白色襯衣,花短裙,肉色褲襪,奶白色皮涼鞋,年齡雖大,但仍很性感,不由起了淫心。一個歹徒把李華短裙一撩,發現她穿的竟還是性感的無襠褲襪,不由獸性大發,叫道:“弟兄們,這老娘們兒還怪騷的,穿這種騷褲襪,是想方便那老男吧,今天就方便方便我們弟兄吧。”

他還真沒說錯,李華穿無襠褲襪就是為了方便連廳長,可以在辦公室和其他地方隨時幹她,不用脫她褲襪。

小樹林中有石凳,眾歹徒一下就把李華按在石凳上,李華拚命呼救,但這江邊小樹林沿江有幾公里長,根本沒人來,任她呼叫,歹徒們也不在乎。李華又哀求道:“你們放了我吧,你們要多少錢,咱們好商量。看你們也不過才二十多歲,我的年紀可以當你們媽媽了,我兒子和你們一樣大,我這 大年紀你們也要嗎?”

歹徒們淫笑道:“阿姨,你年紀大了,可還很性感啊,誰叫你那 性感吸引我們呢?”說著兩個歹徒扒開李華的襯衣,發現她沒有戴奶罩,兩只乳房異常豐滿,活象兩個大氣球,褐色大奶頭直直地向前挺著。兩個歹徒一口吞下兩只奶頭,同 時狠咬起來,李華疼得慘叫起來。

另兩個歹徒各捉了李華一只精美襪,使勁捏弄著,貪婪地嗅那發黑的襪尖。那成熟性感婦人的醉人蓮香被他們深深吸入大腦,令他們獸性大發,雞巴高舉,其中一個便一頭紮入李華的胯下,見那褲襪的洞里露出李華的大叢陰毛,直長到屁眼周圍,形成細密的肛毛,歹徒很受刺激,竟大口撕咬李華的陰毛,李華疼得直叫。

那吃奶的歹徒看見李華腋下長著淡淡的腋毛,便去舔,同時仍不放棄摧殘李華的奶子,狠捏她的大奶頭子。李華的腋下被舔得很癢,奶頭卻被捏得很疼,她又疼又癢,忍不住哭叫起來。

那撕咬陰毛的歹徒開始貪婪地舔著李華的屄眼,李華被他舔的騷癢,忍不住 流出淫水,都被那歹徒吃了。

吃了性感熟婦的淫水,歹徒獸性更加熾烈。他站起身,站在石凳前,分開李華兩條美腿,一使勁,就將鐵硬的雞巴捅入李華的屄眼。他一下一下用力撞擊李華的子宮,李華飽受摧殘的子宮疼得受不了,她一聲又一聲地嚎叫著,哀求道:“輕點呀……啊……啊……受不了了呀……”歹徒聽了,卻捅得更狠了。其他歹徒則更加粗暴地玩弄李華的奶和褲襪。李華被奸弄得實在吃不消,不停地哭叫著。

就在女幹部的哭叫聲中,歹徒一瀉如註,然後將雞巴在李華好看的臉上蹭 著,拿著匕首在李華奶子上比劃著說:“替老子把雞巴舔乾凈,你要是敢咬, 把你奶頭割了!”說著把雞巴頂入李華嘴里,迫使她把那雞巴吮吸乾凈。

就這樣,四個歹徒一遍又一遍地輪奸李華,一直操到早上八點天大亮,他們才匆匆離去。

李華被操得都爬不起來了。這里太偏僻了,連晨練的人都沒有。李華掙紮著 爬了近一公里,爬到林子路邊,遇到過路的人,才算得救。

好心人替她報了案,她被送到醫院婦科,治療陰道的創傷。

因為連廳長死了,這事很快在南城傳開了。李華在醫院住了十來天,陰道的傷好了,她就出了院,過了兩天去上班,單位的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她,領導也找她談話。她受不了這 大的壓力,只好請了病假在家休息。

李華的丈夫是位大學教師,五十歲,他知道了老婆和領導的奸情,氣得吃不下飯,索性把行李一拿,搬學校住去了。

家里就剩下李華和她二十一歲的兒子誌剛,她沒臉出門,連買菜都是兒子 去。誌剛高中畢業就一直待業在家,沒有工作。李華讓連廳長操,也有想為兒子找個工作的意思。連廳長剛答應幫忙,這下又完了。

誌剛天天為媽媽賣菜,李華做飯。誌剛想起前途和家事,煩悶的不得了。李華做了飯,就躺在床上,不想起床,也不想吃飯,十分憂郁。

一個炎熱的下午,李華做了飯,就回屋躺著去了。誌剛心里煩悶,想起還有一大堆衣服沒洗,便去洗衣服。在洗衣機里,他看見媽媽脫下的肉色褲襪,黑黑黃黃的一堆,也不知是因為煩,還是因為絲襪的吸引力,他不由自主拿起來聞了聞那發黑的襪尖,覺得很好聞,他雞巴硬了。他立即放下媽媽的絲襪,在心里譴責自己。

回到客廳,想起自己剛才的行為,又想到沒有前途的未來,誌剛煩極了, 他沖進媽媽的臥室,想大喊一通,發一下心中的怨氣。

一進門,看見媽媽躺在床上。由於天熱,也由於無心註意其他,李華穿得很 少。她穿著一件白色小背心,腋下露出淡淡的腋毛,水色小三角褲,濃密的陰毛 露了出來。豐滿白嫩的大腿,好看的小腿,清秀白皙的小腳,枕邊還放著幾只她 脫下未洗換穿的肉色絲襪。

誌剛見了,剛才那種想喊的欲望突然化作了行動。他猛撲上去,捉住媽媽的美麗小腳,一口吞下,就大口吮吸起來。

李華吃了一驚,連忙叫道:“誌剛你幹什 ?你瘋了嗎?”

誌剛紅著眼睛叫道:“媽媽!你這個騷娘們兒!我要玩你!”

李華本能地掙紮著,誌剛狠咬媽媽翹起的一玉趾,李華疼得叫了起來。

誌剛轉過身來,又扒媽媽的小三角褲,使勁地揪媽媽的大叢陰毛。李華拼命掙紮。誌剛道:“媽,今天你不讓我幹,我就什 都不給你做,你連門都出不了,我不給你做事你就得餓死!”

兒子這話擊中了李華的要害,想起這前前後後的事,李華突然失去了抵抗的 勇氣,她放棄了掙紮,任由兒子擺弄。

誌剛扒了媽媽的小三角褲,學著平時偷看爸爸插媽媽的動作,將媽媽兩條美腿扛在肩頭,用力一挺,將雞巴頂入媽媽的陰道。他一下一下,越頂越快。李華十幾天沒被男人操了,兒子的勇猛挺入,使得她忍不住流出淫水,叫了起來。

誌剛直搗媽媽子宮,李華又疼得叫了起來。

誌剛看著媽媽不斷晃動的乳房,情不自禁狠狠抓住,用力把雞巴往媽媽屄里狠頂。

二十一年後,誌剛又回到了他出生的故鄉。

那天,誌剛一次又一次與母親交配,直操到第二天早上。從此李華就成了兒子的情婦,供他任意蹂躪。

且說連邊運家出了這子事,也很窩火。連邊運的老婆姓張,叫張淑蘋, 今年45歲,身高1米65,豐滿白嫩,大白腳長得秀美白嫩,也是位頗有姿色的性感熟婦。連邊運一直很迷戀她,但近來在她身上發得少了,現在真相大白,原來是有情婦了。

張淑蘋窩火極了,也是天天躺在床上,她兒子校勇今年二十三歲,是某機關的司機,看到母親這樣,想到此事使他們一家 不起頭,氣得不行,總想報複,他心想,我非奸了那個騷娘們兒不可,替我媽出氣。

想幹就幹。他揣了把私藏的手槍,夜里八點多,直奔李華家。

校勇從父親的遺物那里得到了李華家的門鑰匙,那是以前連邊運去李華家 交配時用的。

校勇輕輕打開李華家的門,卻聽到一聲接一聲女人的呻吟聲。

他關好大門,往里屋一看,只見燈下李華一絲不掛,她兒子正壓在她身上操哩。

誌剛掀起媽媽一條美腿,一邊操,還一邊捉了她一只美麗小腳啃個沒完。

校勇在外面偷看,看得是雞巴高舉。里面誌剛長嘯一聲,射了。校勇闖了進去,端槍吼道:“都不許動!”

他盯著李華的白嫩肉體道:“你不知道我是誰吧?我是連邊運的兒子,替我 爸我媽報仇來了!”

他端槍指著那母子倆道:“看清楚了我拿的什 ,敢亂動斃了你們!”

說完,他解開褲子,將李華拖到床邊,就在床邊扛起那性感熟婦兩條美腿, 把雞巴戳了進去,狠捅婦人子宮。李華的子宮被兒子從下午撞擊到現在,如何再受得了這個生猛青年的刺戳?疼得哭叫。

校勇一邊操,一邊揮槍對誌剛說:“你不是愛啃你娘的腳嗎?可以繼續。”

誌剛一方面畏懼校勇的槍,一方面看媽媽被操實在刺激,便捉了媽媽的秀足啃了起來。校勇淫笑道:“這叫做啃母豬蹄。”

李華屄痛癢,叫作一團。

李華的陰道里實在溫暖舒服極了,校勇再也控制不住,就在李華屄里一射如註。

那一夜,李華一直被校勇和誌剛輪奸到第二天早上。

此後校勇經常和誌剛一起輪奸李華。

嘗到李華的美味後,校勇開始覺得中老年婦女也很刺激性感,終於有一次,他忍不住拿媽媽脫下未洗的絲襪手淫了。

一天早上,校勇起來上班,聽見媽媽房里傳來奇怪的聲音,他拉開一條門縫往里一看,原來張淑蘋死了丈夫,這 多天沒有人肏她,也憋不住了,拿了個酒瓶子正往屄里捅呢。

校勇見了,血脈賁張,闖了進去,叫道:“媽,不用酒瓶,我來幫你!” 說著將母親按在床上,拔出酒瓶,將雞巴頂入媽媽屄眼。

張淑蘋插屄插得昏昏沈沈,來不及掙紮,就被兒子插入了。兒子捅得她更舒服了,她也就沒有再掙紮,任由兒子插了。

校勇還不過癮,又迫使媽媽撅起肥白屁股跪趴在床邊,擺了個母狗式。他站在床前,從後猛捅,直搗媽媽子宮,插得那張淑蘋痛苦地哭叫起來。

校勇一邊操,一邊彎腰狠命抓住媽媽的豐滿奶子,疼得媽媽連聲尖叫……

就這樣,張淑蘋也被她兒子亂倫了,這在南城也是較為常見的事,只不過家 醜不外揚,大家不說就是了。

後來,校勇又帶著誌剛輪奸了自己的母親張淑蘋。從此,李華和張淑蘋經常同床供她們的兒子蹂躪。

上一篇:墮落的母親
下一篇:亂倫的狂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