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區

红袖添香



久未千杯独自饮,街头漫步影孤独。

自问何时红线牵,网络自有颜如玉。

毕业后,回到武汉,在家呆了大半年后,着实待着发闷,于是去到一家保健品公司做销售员。每日

早起晚归,一个月没有几个大子。熬了两年,终于混到一个部门经理的职位。这时的网吧盛行,让我晚上的时光有了一个打发的场地。

取了个无聊疯子的网名,在网上恣意妄为,以敢说敢侃为风格,也聊了几个少妇良家。今天又是群中聚会,不去不好,每月四次的聚会每次一百大元的份子,确实有些吃不消。

嗨完,散场,没有跟群里那帮红男绿女同车,突然想一个人走走。久没有在汉口的街头漫步,很久没有在华灯中细看红男绿女,我点上一根白嘴的万宝路,深吸一口,撩肺的烟雾让刚喝完枝江兑红牛的我清醒了稍许。

不知何时起喜欢上了这种喝酒的方式,入口甜爽但过后上头的喝法,多了些许喝酒的豪气,少了几分温热的情绪,很适合等级对等的谈判对手敲定些不为外人可知的协议。或是红男挑逗绿女的拿手工具。

五福路,很有意思的一个站名,武汉的站名很有些意思,一元路到万松园路,一二三四到百千万全有名堂,有时等车无聊看看站名也能打发些许的时光。

「你真的不想我去?」一个女人刻意压低的嗓音「不是不想你去,但……」一个男人有些犹豫我转头看了看这对对话的男女,女人看得出是特意打扮过,按我专业的眼光,女人有些泼辣,虽是精心的打扮,但确实不敢恭维,黑色毛衣外套,灰色长裤袜,碎花短裙,也不知在3月的武汉冷不冷,五官较端正的脸上红的太红,黑的太黑,熊猫的见了也会自叹熬夜不够眼圈不够她黑。男人一副如啤酒瓶底的眼镜,一件没有取掉袖口商标的西装,显得有些佝偻。

「我跟他聊了快一年了,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女人的语速加快了稍许「我跟他什么都没有,只是见了面,马上就回。」女人把盖不过膝盖的裙摆正了正。

「那我等你,就在这里等你回来。」男人纳纳的言道,裤子的口袋不停的拱起。可怜的男人,估计在家中不当道,有脾气也发不出来,只有握紧拳头又放开。

「不用等我,我会早点回来的」女人准备上停下的707,男人伸出手想拉住女人,但又缩了回来。

我掏出手机,10:25分,我要乘坐的588还有最后一班车,探出头看了看588开来的方向,还不见车的踪影。

我又点上一根烟,盯住女人,女人在上车前回头看了一眼男人,偏头与我对视一眼,又转头看着男人,我紧盯住女人,女人有些慌乱,转身回到男人身边,伸手为男人正了正西服的领子。

「不去好吗?」男人的嗓子里有痰,发出的声音有些发颤。

「怎么跟你说不明白,只是去见一面,懒得跟你说」女人用力甩开本在轻抚男人衣领的手,转身往利济路方向走去,这次没再回头。

男人慢慢的在原地跺了两个圈,抬头看我一眼,苦涩的一笑,摇了摇头,往女人相左的方向慢慢走远,我看着男人微微有些单薄的背影消失在街灯的尽头。

车来了,很空,两元的硬币有一枚弹跳出来,司机叫住我,我尴尬的换了一枚重新投进自动投币箱,今日

看报,武汉在街头设立了假硬币回收箱,何时有空,该把这枚崭新的硬币投进那里去,我坐在靠车窗的位置想到看了看车窗外面,那个女人站在路边的暗角中往来时的方向张望。

唉,没有耐性没有勇气的男人!

不知怎么,突然想到了情人这个词。

人类的思维中,情人就是除法定的妻子(丈夫)之外的可发生性关系的异性,多带贬意。

我的思绪中,情人是个很美的词汇,情之一字,包含了太多的定义,知己、爱人、老师、夥伴交织在一起才会真正产生情字,情人间没有家庭的琐碎,没有孩子的葛绊,没有经济的纠纷,只为相互的依恋和珍惜,情之所至,水到渠成,情人可以哭述衷肠可以相互守望,可以鼎立相帮,可以聚首欢笑同样也能承受分离。

当然权利、金钱为引,威逼利诱而在一起的男女不配称为情人,最多是二奶是奸夫,好听点也就是个情妇罢了,不在情人之列。

曾几何时,我开始为了婚姻而发愁,为了寻找一个爱的女人发愁,很多次,我都认为自己找到了爱我且我爱的的那个女人,可一次一次的被命运作弄。与其如此,不如找个情人度过余生。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看看名字「红袖添香」,是群里的网友。

「喂!」我接了电话,挪了挪屁股,坐着的硬座椅有些搁屁股。

「疯子,到家没有?」红袖添香嗲嗲的声音。

「还没有,刚上二桥。」莫名我的丹田升起一团火。

「那你来我这里吧,我还想喝酒,你陪我好不好。」她在电话那头伸了个懒腰,娇怯的说道。

「还喝,我头还昏着呢。」

「就喝一瓶啤酒,我睡不着。」

「好吧,我过了桥就转车。」我挂了电话,男性的生殖器一阵骚动,我知道,今天有好戏可看了。

红袖添香,28岁,在群里不属于很活跃的女人,每次聚会都静静的坐在角落里,歌唱得很好听,自有两居房产,有车有房,老公在意大利一家海外企业当负责人,现在菲律宾。

说是喝一瓶啤酒,结果,我们喝了一箱金龙泉,红袖明显是喝多了一些,突然俯在桌子上低低的抽泣起来。

原来,今天是红袖姐姐的忌日

,红袖爷爷是老红军,生前在市里有一定的影响力,双胞胎的姐姐嫁给了一个军人,有个男孩,在一次夫妻俩带着孩子回姐夫老家探亲时,出了车祸,一家三口都死了。

红袖喝得醉了,走路开始打晃,我背起她,送她回家,红袖迷迷糊糊的指引着方向,还好,她还能记得家在哪里。

我把红袖放倒在床上,帮她脱掉外套,盖上被子,然后到卫生间拿了一个盆子,放在她的床边。我叹了口气,本以为可以爽一把,随知道醉的不省人事。

我悻悻的关上她卧室的门,我打开大门,一阵冷风吹来,我看看表已经2点多了,我想想,还是不回家了,不行就在沙发上糊弄一晚。

我重新关上门,靠在沙发上,点上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打开电视,那个小燕子叽叽喳喳的在那叫个不停,郁闷的浏览了所有的电视台,心里还是忍不住阵阵的骚动,口发乾,灌下的啤酒混合着下午喝的红牛鸡尾酒,直往头顶冲。

将近4点了,躺在沙发上,有点冷,我坐起来,轻轻的走到红袖卧房的门边,推开门,红袖睡得很沉,我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慢慢的坐到床上,用手抚摸了一下红袖的额头,入手滑腻,皮肤很是细腻。我合衣躺上了床,轻轻的拉过被子,盖在身上。

旁边红袖均匀的呼吸声,被子传来一阵阵幽香,女人的床确实不一样,我一阵迷糊,浅浅的睡了过去。

突然,红袖翻了个身,胳膊搭在我的身上,嘴里唠叨着「姐夫」!

我一惊,醒了过来,我缓缓的伸出右手,搂着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拉起被子,帮她盖好,然后在她的背上抚摸起来。

红袖往我怀里靠了靠,头埋进了我的怀里,腿搭上了我的腿,我的手慢慢下滑,探进了她的小内裤,抚摸着她圆润的屁股,并用力抓揉了几下。红袖嘤咛一声,搂住了我的脖子:「姐夫,我想死你了!」我低头吻住了红袖的唇,试探着说道「你想姐夫的什么啊?」「我想姐夫的大鸡巴,想姐夫的大鸡巴操我。」红袖梦语着。

听到这里,我的鸡巴一下坚硬了起来,我的手从前面探进了她的内裤,抚摸到了她的阴户,红袖的阴户饱满,阴毛稀疏柔软。我轻轻的用拇指在她的阴户上揉按着,一会,红袖的骚逼里已经泥泞不堪了。

我想,红袖跟其姐夫肯定有一段故事,我的好奇心让我想要深究下去。

「记得姐夫操了你几次了吗?我轻声问道。

「很多很多次,姐夫只要没人就操我的骚逼,你真坏。」红袖的屁股在用力顶着,让她的阴唇更贴紧我的手指。

「姐夫再用大鸡巴操你,好不好。」我说着开始褪下我的衣服。

「好,快来操我吧,快来操我的小骚逼啊。」红袖扭动着身子。

我亲吻上红袖的唇,红袖热情的回吻着,我们的舌头交缠在一起,我腾出手来,帮她脱掉文胸,红袖一对雪白的兔儿跳跃了出来,我低头咬住她的乳头,弓起身体,往下脱她的内裤,红袖抬起屁股,配合的让我脱下来,然后,我自己脱下了裤子,红袖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鸡巴,快速的橹起来。

我感受着鸡巴上传来的一阵阵酥麻,俯身亲吻她的乳头,一只手下移,探进了她的两片阴唇的缝隙,食指伸进两个指节,然后食指肚在她阴道里里面的G点轻轻的挑动,一会,红袖的屁股开始扭摆起来,嘴里发出咿呀的呻吟声。我加大了手指震动的频率,红袖受不了了,用手来推我的手臂,我不为所动,更加大了频率和力度,一会,红袖的腰部绷得紧紧的,屁股用力的往上挺起,双手更是抓住自己的乳房用力搓揉起来。

我跪坐着,另一只手伸到她的屁股下面,驮着她的屁股,插进阴道的手指又多加了一根,并更加快速的抖动着,突然,红袖屁股上挺,啊的一声长叫,她潮喷了。

红袖睁开了眼睛,看到是我,突然一惊,道「怎么是你?」我忙俯身抱着她,亲吻她的唇,「是我,我没有走,担心你嘛。」「我们不能这样,我结婚了。」红袖象徵性的推了推我,我亲吻的更加深情。

「我爱你!」这句在平时骗谁都不信的情话,红袖好像很是受用,一会,便开始回吻我起来。

我用腿分开她的是双腿,然后移跪到她的双腿之间,唇慢慢的下滑,亲吻上她的脖子,胸口,乳房,然后轻轻的用双唇刮着她的乳头,红袖一阵战抖。双手用力抱住了我的头。

我的屁股慢慢的下压,鸡巴慢慢的靠近她的骚逼,然后轻轻的摇动屁股,我的鸡巴在红袖的骚逼上轻轻的触碰,红袖的屁股随着我的鸡巴的触碰,一下一下的往上抬起,突然,她伸出手撰住我的鸡巴,然后屁股上抬,阴道用力的在我的鸡巴上摩擦起来。然后把我的鸡巴对准了她的阴道,屁股用力上顶,然后伸出双手,抱住了我的屁股,我躲无可躲,只有轻轻的用鸡巴在她的逼里浅浅的抽插了几下,然后猛然发力,整条鸡巴都深深的插进了她的骚逼里。

红袖大叫一声,双腿缠上我的屁股,双手在我的背上无意识的上下抚摸,我开始加快了抽插的力度,红袖这时整个人像一条八爪鱼一样,缠得我死死的。我翻身躺在床上,与红袖成了男下女上式,红袖坐直了身体,双手搓揉着白皙圆滑的乳房,骚逼用力的下压,让我的鸡巴深深的插进骚逼,然后有节奏的开始前后摇动屁股。红袖的腰很是纤细,毫无赘肉,屁股摇动的频率很有节奏。我抱着她的腰胯,感受着鸡巴摩擦她的宫颈传来的阵阵酥麻,我也低声开始呻吟起来,「好爽。」红袖的操逼经验绝对丰富异常,她趴到我的身上,双手抱着我的脖子,屁股快速的抬起压下,每次逼都抬到我的龟头部位,然后再准确的深深的套进骚逼里。

我的龟头开始越来越麻痒难当,我忍不住抓住她的屁股,然后用力的往上挺动屁股,我的鸡巴更是用力的操进她的骚逼里面。红袖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头部左右摇动,一头长发在我的脸上扫来扫去,屁股更是用力的下压,骚逼紧紧的套住我的鸡巴,然后屁股用力的左右摆动,我知道她又要高潮了,于是,我抬头含住她的乳头,双手更是用力的抓住她的屁股,用力的下压,我的腰绷得直直的,屁股抬起,让我的鸡巴更深入的操进她的骚逼里面。

红袖逼里的嫩肉开始有节奏的吸住我的鸡巴,并剧烈的蠕动起来,我的龟头感觉到红袖骚逼的深处一股热流浇灌下来,我的龟头一麻,精液喷薄而出。

这是,窗外已露出了曙光,楼下养鸟的人家,鸟儿欢快的呤叫着,红袖就这样趴在我的胸口,我抱着她的屁股,鸡巴在她的骚逼里一抖一抖的,高潮的余韵还在延续。我们就这样搂着熟睡了过去。

那次以后,我几乎每天都住在红袖的家里,她就像一个小媳妇一样,每天问我想吃什么,想喝什么,然后她都会去买回来,晚饭等我回来后一起吃。

这期间,我们操了多少次,着实记不清楚了,我们在她家里的所有场地都操了一个遍,很多的姿势,红袖都是手把手的教我如何去做。

而且,我终于知道了,红袖跟她姐夫的关系。

原来有一次家庭聚餐,姐夫喝酒喝醉了,红袖的姐姐临时有事情,出去,红袖照顾姐夫时,姐夫误认是自己的老婆,将红袖操了,那时红袖还是处女,操了也就操了,姐夫高大帅气,红袖心里也是喜欢姐夫的,可谁想就是那次,一炮中的,红袖竟然怀孕了,这件事情,最终被她姐姐知道了,于是,姐姐假装成红袖,红袖假装成了姐姐,红袖跟姐夫在一起一年,直到孩子生下来,姐妹俩才换了回来。可能从小锻炼的好,生完孩子后,红袖又恢复的不错,红袖竟然没有在肚子上留下一条妊娠纹,就跟一个姑娘家一样。

孩子三岁的时候,红袖终于在家人的安排下,嫁人了。老公整年在国外,偶尔回来一次,不是红袖来月经,就是红袖赶上病了,红袖跟老公竟然很少同房。

红袖想要操逼的时候,就会假装成姐姐,去引诱姐夫,据红袖讲,她姐夫操她的时候,最喜欢把自己的老婆幻想成是自己的姨妹,谁承想,不仅真的操的就是姨妹,连自己的儿子都是姨妹所生的。

我不以为然,自己的老婆跟小姨子都分辨不出来,那才叫见了鬼了,估计她姐夫看老婆和小姨子都不明言,自己也乐得激情四射,将心比心,如果是我,也会如此做的吧。

终于,4年后,我们结婚了,红袖跟她前夫提出离婚的要求时,她老公二话没说,直接在协议上签了字,我们婚后生活很是幸福,红袖的操逼技巧越来越高,而且,每次操逼,她都要我假装是她的姐夫,我们在厨房、卫生间、凉台、停车场、公园,电影院,我们所能想到的地方,都操过。

两年后,可能是红袖基因的原因,我们有了一对双胞胎的儿子,为了照顾儿子,我们忙得昏头转向,操逼的时间也少了很多。

现在好了,儿子们已经大了,丢给了爷爷奶奶带,我们的性福时光再次降临了。

字节数:10922

【完】

上一篇:真实骗局
下一篇:无边的孤独